Bullshit! 内容农场可耻之处,不在于发布假文章

428浏览 分类:地理生物 2020-08-13

「759卖零食蚀七千万,林伟骏扬言759将会全线结业。」「蔡澜说他一辈子不吃三文鱼,而且希望我们也不要吃。」「美国气象局预报香港一月头或零下负6度。」

等等!零下负6度?又「零下」又「负」,岂非就是「正6度」?妈啊我好混乱啊!

以上三项消息,其实均出自内容农场(content farm) 。经常在社交网站出现的 BuzzHand、teepr.com、coco01、life.com.tw 等网站,都是着名的内容农场。内容农场的定义并不好说,但要指出它们的常见特徵也非困难︰内容农场的文章一般都是危言耸听、夸张失实、毫无根据,甚至是错漏百出。以往的内容农场曾经流行以「X 亿人都震惊了」的标题,例如「马云一句话,十三亿人都震惊了」、「震惊七十三亿地球人的事实,奥巴马竟然是黑人」、「三岁神童大学毕业,太阳系所有死物都震惊了」。如此耸动的标题,当然能够吸引注意,赚得无数点击。

事实是,当时759根本没有因为卖零食蚀七千万而扬言结业,蔡澜没有说他一辈子不吃三文鱼(见注1),美国气象局也没有预报香港一月的温度会跌至零下负6度 —— 那几篇文章的内容都是假的。然而,内容农场可耻,在我看来,主要不是因为它们散播假消息。

说假话未必应被谴责

美国哲学家Harry Frankfurt在 2005 出版一本「不太」学术的书,名为《On Bullshit》(广东话该译做「论鸠噏」?)。书的篇幅不多,转换成学术论文的格式,连20页也不到。整本书只讨论一个日常的概念——“bullshit” 。内容农场可耻之处,与该书对 “bullshit” 的分析,颇有类同。

没错,内容农场的文章以失实居多,但当中也有好文章,理由很简单︰它们会盗文——它们会从网上找文章,然后原封不动地抄到自己的网站,而且偶尔会抄到好文章。所以,内容农场可耻,不是因为只发布假消息——它们也可能会抄到真消息。

更进一步地说,即便某人讲的一句话是假的,或者讲的许多话是假的,亦不代表他应该被谴责,因为他可能是由于幼年经历或者教育问题,被身边的人误植错误的消息。我们也经常犯错,以为讲了真的话,后来才发现与事实不符,但说的话假不代表我们就应该被谴责︰须知道,强如钱穆也误说「桐柏山的东南方即陈国」。

Bullshit的问题不在于假,而在于bullshitter根本不关心他所讲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。内容农场的问题不在于假,而在于内容农场的撰文者根本 don’t fu*king care 他们所写的孰真孰假。情况就如伪钞︰伪钞的问题不在于似不似真钞,而在于它被製造来冒充真钞。

内容农场根本不关心真假

一般而言,每当我们说了有真假可言的话,我们都做了两件事︰如果有人说了 P ,一方面他当然说了某一句话,另一方面他也表示了相信 P 。如果某十说:「人类可以用念力将硬币吸在眉心」,他一方面讲了一句话,另一方面也表示了他相信人类可以用念力将硬币吸在眉心。

换句话说,我们的发言许多时候都额外表示自己相信自己所讲的话。假如某十所讲的不但是假话,而且是个「成功」的谎言(lie) ,那代表被骗倒的人在两方面中招︰一,误以为人类可以用念力将硬币吸在眉心(误以为他所说的为真);二,误以为某十相信人类可以用念力将硬币吸在眉心(误以为他相信他所说的话)。第一个面向是关于所讲的内容,第二个面向是关于讲话的人。

Bullshitter和内容农场一样,他们讲的未必是假话,也未必要令人觉得他们相信自己所讲的是真话,但至少要令人觉得他们关心着所讲的话是真是假。Bullshitter 根本不关心自己言论的真假,但令人误以为他关心;内容农场根本不在意自己文章是否属实,但令人以为它们在意。

只要点击

就某个意思而言,「说老实话」和「说谎」其实在同一阵营︰说老实话的人关心真假,然后试图说出真的话;说谎的人同样关心真假,不过试图说出假的话(令人误以为真)。说老实话的人和说谎的人在内心定下同一个标準,老实的人想要达到这个标準,撒谎的人想要违反这个标準。

相较之下, bullshitter 就自由得多,因为他根本不关心真假,根本毋须在意任何标準,他要的只是讲话的效果,例如令人崇拜、敬畏、高兴、投票给他。内容农场也是不遑多让︰内容农场有许多文章和图片是胡乱拼贴而成,它们根本不关心文章内容的真伪,他们在意的只是能否赚到更多点击、更多宣传、更多广告费。 Frankfurt 有番话,用来形容 bullshitter ,可以;用来形容内容农场,也可以︰

如果有人对某件事的真假已毫不关心,他只有两个选择︰停止讲话,或者继续讲话。如果他停止讲话,当然他便不会在接下来讲老实话,也不会在接下来讲谎话。可是,如果他明明已不关心真假,仍要继续讲话,那便注定他接下来讲的是 bullshit 。

「为说话而说话」就只会是bullshit

内容农场基本上对许多事情的真假都毫不关心,但仍然有鸿量的文章发布,套句Frankfurt的话,“that cannot be anything except bullshit” 。你以为它们真的关心759有没有结业?真的关心三文鱼有没有虫?真的关心香港一月的气温?它们关心的只是你会不会点进去它们的网站。你以为它们想到读者?它们只想到它们自己。

没有人是全知的;每个人都难免有无知的一面。不幸的是,生命中总有些场合,再不开腔会令人感到窒息,使人不得不说话,例如老师在台上讲到辞穷但又害怕继续闭嘴会受学生耻笑,例如警察过了多日仍未了解状况但记者一直狂追猛打地发问,例如政客要宣布自己参选但想不到任何体面的理由说服他人的时候。当我们在这些场合放弃沉默、选择发言,当我们讲的话超过了自己的知识範围,当我们只是为了效果而发言,冲口而出的,充其量只是 bullshit。

内容农场无度,毫无节制地拼凑文章,固然可耻。一个人若果不知自度,发言经常超出自己的知识範围,同样也是大有问题。探求真理,不可不以此为惕。

注︰

    蔡澜确实有反对食用三文鱼,但不是一律反对,亦未至于肯定「一辈子不吃三文鱼」,例如他曾在访问表示「在大西洋捉到的三文鱼或者可以生食」。我不推荐任何内容农场,所以没有附上任何内容农场的连结,以免助恶。若讨厌内容农场,网上已经有 Content Farm Blocker 之类的软体,可以一试。文中有不少借助 Harry Frankfurt 的观点,但若有错仍是我的责任。内文涉及许多语言哲学的争论(例如「truthfulness condition」和「lie」的定义),仔细探究,各项细节也可独立成章。“bullshit” 的意思相当贴近广东话的「鸠噏」,但为减少误会,本文沿用英文「bullshit」而不作翻译。

※ 本文同步于好青年荼毒室发布。

相关文章︰

你会不会只读这个标题就分享本文?不看你绝对后悔:假新闻背后的「真相」网络伪科学流言那幺多,很多媒体也跟着犯错,可以怎幺办?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