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浦弥太郎:如何处理不安和寂寞?要忍耐,然后捨弃自尊

718浏览 分类:洞察物流 2020-07-17

给对一切都感到不安的你

搞不好,这才是最难以对付的情况。

「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。」

在本书里我已经介绍过许多种类的不安和寂寞,但其中没有比「模糊不定的不安」更不好处理的了。

觉得自己彷彿茫然置身在黑色的云雾之中,却又不知是出自什幺原因;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幺不安,又为何会感到寂寞、感到恐惧。

这个时候,我会选择採取行动。因为光是用脑袋想,不安和寂寞的情绪并不会消除。因此烦恼到某个程度后,我就会思考「我该怎幺做」。就算只想得到很小的事,我也会去尝试自己想出来的对应方法。

「这个方法可以消除你心中的不安和寂寞。」


只可惜,这方法并不是万灵药,但应该能稍微改善现状。不要权量得失,只要行动,情况一定会有所改变;持续努力后,你将会有新发现。而那些新发现一定会对情况有所助益。我觉得全力以赴地过好每一天,便是指这个过程的反覆。

不安和寂寞无法完全消除,只要你抱持希望继续奋斗,挫折和失望也会如影随形。然而,就如同没有黎明不来的夜晚,一切都在周而复始。无论面对什幺事情,只要秉持「我不是要解决这件事,只是想调整一下状况」的心态,想必你便能不退怯地展开行动。

如果什幺都不做,任由自己继续烦恼下去,你的心很可能会因此生病。


「我希望今后的生活能够更积极,我究竟该怎幺做才好?」

有一次,我这幺请教一位我很尊敬的编辑前辈。

这位名编辑曾经过担任数本人气杂誌的总编辑,同时也是一位善于发掘他人优点、善于称讚对方,让对方也能看见自己优点的达人。

他总是比任何人都早一步注意到我的动静,并送给我一些勉励的话语。


在我开始替某本杂誌写专栏的时候,收到他写下读后感的明信片,「你的文章很有趣,我非常期待」,他的动作甚至比我的

在我担任《生活手帖》杂誌总编辑后所出刊的第一期杂誌发售日隔日,我收到了一张明信片:

「你在做的事非常了不起,今后也请好好努力。在这个杂誌变得乏味的时代,这本杂誌让我感觉到极大的可能性。」

这位名编辑和我不是会私下约去吃饭的关係,我们之间并没有亲密的私交;而且对方是杂誌业界的重量级前辈,是我没有资格亲密往来的大人物。不过每当我感到不安,心中抱持着「对我所做的事,世人究竟是怎幺想的?」的疑问时,他总是那个第一个写明信片给我的人。而且对象不只是我,他也给了许多人同样的宝物。

商业书经常会建议读者利用明信片寄送感想文或谢卡,一般人都把这视作一种社交礼仪,是年轻人建立人脉的有效作法。

但这位编辑已是出版界的大前辈,被大家公认为无出其右,想必早已人脉丰富,不再需要建立人脉了。儘管如此,这位名编辑如果听到自己不懂的事,即便是面对年轻人,他也会坦言不知,表明「愿闻其详」,向对方讨教。听见有趣的回答,他也会开心地笑道「这可好玩了!」好奇心旺盛。

正因为他是这幺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我便尝试向他讨教,请教他是如何处理不安和寂寞,以及他积极面对生活的祕诀。


「首先,要忍耐。然后,要捨弃自尊。」

这是名编辑对我问题的答案。

所谓忍耐,就是指要接受别人的意见。对方在三十年的编辑生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可说是倾听对方说话、听取别人意见的专家。他对压抑自己——也就是忍耐——的重要性,想必再清楚不过。忍耐,也代表选择不逃避。站在总编辑这个位置工作,也就是处在率先遭受非难与批评声浪的位置。那种时候如果做不到忍耐,这工作实在是干不下去。

这位名编辑看着许多青年人一路成长,也看到他们之后的发展,他和我分享了一件事。他说:「聪明的人、品味好的人、努力的人、勤勉的人,靠着努力和才华可以达到某种程度的成功,但他们往往无法再更上一层楼。因为光靠努力和才能是不够的。此时阻挡他们成长的便是自尊。」

无法捨弃自尊的人和无法忍耐的人,都无法获得真正的成功。由此可见,忍耐和捨弃自尊有多幺重要。


听到他这番话,我感到有些不解。我懂得「要忍耐」是什幺意思,但我认为「自尊」是支持自己的力量,应该是绝不能捨弃的东西。

我花了一段时间仔细思考对方的话,最后,总算是想通了——那是因为,自尊也有真正的自尊和冒牌的自尊之分。

真正的自尊能够保护自己,但许多人一心认定是自尊的东西却是冒牌的,冒牌的自尊并不能保护自己。诚如名编辑所言,冒牌自尊是应该捨弃,因为那也是「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」之所以发生的原因之一。

冒牌自尊是种为了「保护自己、向人炫耀、打压对方」而存在的铠甲。虽然看似是以坚硬的金属製成,但一碰就会粉碎,十分靠不住。

「你看我多厉害」,一下子夸示自己的能力;「我是这幺想的」,一下子把自己的看法强加在对方身上,总是要把自己比别人优秀的地方表现出来。但那些行为其实都是源自于自己内心的软弱。冒牌自尊是由无法脱下铠甲的不安和寂寞所孕生出来的,根本就靠不住。

如果能够肯定自己,就算赤裸示人也没关係。如果能够肯定自己,既没有必要夸示自己的力量,也没有保护自己的必要,根本就不需要铠甲。

我总算是理解了,「原来如此,冒牌自尊的确必须要捨弃」。


学会忍耐,捨弃冒牌的自尊,积极地度过每一天。

就算做到这些事,我们仍旧无法与「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」彻底切断缘分。

每当我们忘记它的时候,它一定又会探出头来,纠缠我们。

遇到这种时候,就把那些令你感到不安的事、令你觉得寂寞的事,以及自己为什幺会觉得受束缚的原因,全都写在纸上吧。向别人倾吐也是一种作法,不过就如《安妮的日记》里所写的,「纸张比人类更有耐心」,不管你心中有多少话,纸张都愿意倾听。

你也要知道,如果只是抱着膝盖等待某人伸出援手,期待对方治癒自己的不安和寂寞,那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

英国作家乔治・艾略特(George Eliot)留给我们一句话:


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心中怀抱着「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」。

恐怕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和你一样有颗软弱的心,大家都各自揣着不安和寂寞。如果你能够承认自己心中的不安和寂寞,并且拥抱它,珍爱它,你便能去爱其他同样怀抱不安和寂寞的人。

我觉得,这也是缓解这世上所有的不安和寂寞的好方法。

松浦弥太郎:如何处理不安和寂寞?要忍耐,然后捨弃自尊
希望别人怎幺待你,你就怎幺对待别人。没错,就像去种下你的玫瑰树。

相关书摘 ►松浦弥太郎:对未来感到不安?因为你逃避眼前的问题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不能不去爱的两件事(新版)》,麦田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松浦弥太郎
译者:张富玲

置身在群体中确实会感到安心,与亲密的人在一起的确很开心,但这些关係都可能在一瞬间消失。即使结交到友谊长存的朋友,找到共度终生的伴侣,建立自己的家庭,拥有志同道合的工作伙伴,心中的不安与寂寞仍只会持续增长。

如果亲密的朋友变得疏远了怎幺办?
如果和伴侣分手怎幺办?如果得辞掉工作怎幺办?
如果父母过世了怎幺办?
甚至自己很可能会孤独一人死去……

想要安抚这种无可或缺的重要之人可能消失的不安情绪,就必须认知到,孤独是生而为人的基本条件,然后凝视自己,不管是软弱的地方,坚强的地方,好的地方与不好地方,全都不要别过眼去。就像用果汁在纸上写字一样,把隐藏在内心连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想法,用炙热的火都烤出来吧。发现自己真实的想法,接受它。

在你觉得万念俱灰、走投无路的日子,不要往外头的世界走,希望各位能把这本书当作工具,转而凝视自己的内心。珍爱自己的「不安」与「寂寞」的心,便能成为足以守护你的强大力量。

为了活得像你自己,要不要试着正面迎战呢?

给没有自信的你————
想要别人碗里的东西,是人类的习性,「和大家一样」便感到安心的心理,谁都感受过。然而,你无法事事都「和大家一样」。就算你得到了和你羡慕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脸蛋,不久你又会开始想要「另一个人」的脸。「别人拥有的东西,我永远得不到。」只要你接受这件事实,你便会开始看见自己拥有的宝物。

松浦弥太郎:如何处理不安和寂寞?要忍耐,然后捨弃自尊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